站内搜索:
公告 : 回顾: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来信回复

留言内容:

辰溪县公安局交警大队: 信处字〔2017〕01号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于2017年5月4日收悉。现就贵对处理意见回复如下: 1、苏JX8312车主方并未支付马小光丧葬费用。2016年11月10日,马小光去世后,辰溪县交警队3名警官在一名汤阴县民警的陪同下到死者家中,只是拍照、核实相关事实,并未垫付一分钱的丧葬费。之后,马小光家属多次前往湖南省怀化市辰溪县交警队要求就事故进行协商处理,不但未能得到合理答复,肇事方甚至出尔反尔,恶意欺骗,人都见不到。请问,交警队是如何协调处理的?是如何公正执法的?2017年1月18日(农历腊月二十一),几经周折、身心俱疲的马小光家属才在辰溪县交警队收到由交警队交付的2万元;但是,交警队并未说明是丧葬费用;事实上,这时离马小光去世已经两个多月。所以,处理意见书中关于苏JX8312车主方支付马小光丧葬费用2万元的说法系无中生有、胡搅蛮缠。 2、处理意见书显示,涉嫌交通肇事犯罪的司机王伟(男,身份证号:431226198003062111)直到2016年12月22日才被立案,更无法无天的是王伟同日即得以取保候审。从事故发生10月29日到肇事司机被立案,期间拖延时间竟然长达近两个月。难道交警队就是这样处理交通事故的?谁的儿子不是儿子,谁的丈夫不是丈夫,谁的亲人不是亲人。肇事司机王伟不但恶意交通违法、致人死亡,而且百般抵赖、拒绝支付重伤的马小光治疗费用造成马小光重伤不治,甚至在伤者去世后拒绝协调解决,取保候审逍遥法外。王伟的违法行径直接造成了马小光的死亡,给死者家庭造成永久创伤和不可弥补的损失,增加社会不和谐、不稳定因素,行为及其恶劣,社会危害极大,根本不具备取保候审资格。交警队竟然如此执法,不但是对死者的不敬,而且给死者家属带来二次伤害,甚至是给辰溪县、怀化市的交警抹黑,是恶意透支当地政府的公信力。请交警队及时改正这一不当做法,以维护法律尊严和执法部门的公信力,告慰死者、安抚伤者,还社会以公平正义。 3、2016年10月29日事故发生,12月12日,辰溪县公安局交警大队辰公交认字〔2016〕第8-032号以雨天未降低行驶速度认定马小光在事故中负有次要责任。这样的认定不但没有法律依据,而且不符合客观事实,更没有数据支撑,不但不合法、不合理,而且不科学、不人道。甚至让人不得不怀疑事故认定背后极有可能存在见不得人的交易。对此明显失实、不公不正甚至挑衅社会

回复内容:

刘文静女士: 你于近期就马小光在辰溪县辖区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死亡一案再次信访,反映我队在事故处理方面存在诸多问题。对于你提出的事实和问题,我队高度重视,再次组织调查核实,现就你信访反映的有关问题答复如下: 一、事故基本情况 2016年10月29日,我市麻阳苗族自治县绿溪口乡王家坪村五组驾驶人王维(即信访人所指王伟,其身份证号:431226198003062111)驾驶苏JX8312重型半挂牵引车(苏JZ595挂重型普通半挂车)从麻阳县开往常德市。当日10时30分许,途经辰溪县孝坪镇杉木溪(S223线11Km+700m处)路段时,与相对方向行驶由河南省汤阴县菜园镇官司村71号驾驶人马小光(身份证号:410523198511023015)驾驶的豫EZY881重型半挂牵引车(牵引豫ET803挂重型普通半挂车)会车时发生碰撞,造成两车受损,驾驶人马小光受伤并经医治无效于2016年11月10日死亡的道路交通事故。 二、事故责任认定问题 事故发生后,我队通过事故调查、并经集体研究,于2016年12月12日作出本次事故认定意见,认定当事人王维承担事故主要责任,当事人马小光承担事故次要责任。我队于2016年12月13日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送达给了当事人王维,并于同日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通过“百世快递”对你方进行了邮寄送达。你在本次信访中反映对事故责任划分有异议,认为我队作出的事故认定不客观、不合法、不合理、不科学、不人道、不公正,甚至有见不得人的交易……,但事实上,我队对事故的调查是客观、全面的,划分事故责任是慎重、公正的,我队认定马小光承担事故次要责任的主要理由为其驾驶机动车遇雨天未降低行驶速度是导致事故发生的次要原因。事故原因分析主要有现场勘查证据(现场图及现场照片等)、检验鉴定证据(包括事故碰撞痕迹检验和车速鉴定,其中:委托常德市常价司法鉴定所鉴定马小光驾驶的豫EZY881重型半挂牵引车在事故碰撞前瞬时速度约38.6km/h),分析事故原因主要依靠这些客观证据支撑,不是凭空捏造的。 同时,按照《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五十一条“当事人对道路交通事故认定有异议的,可以自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送达之日起三日内,向上一级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提出书面复核申请”之规定(该规定在道路交通事故
时间:2017-05-26
怀化私家侦探